Speaking of Which...

從風淩渡口一腳踏入濃霧瀰漫的仙愁峽之中,在世界爆炸前夕......

愈多元則愈反歧義、愈反歧義則愈製造出多元的惡性循環,是當前西方社會正嚴肅討論的政治困局;類似的現象也發生在中文社會。甚至可以說“歧義”在這個全球化、多元化的時代是一種優雅的政治正確。

它代表著知識的餘裕:代表著不再捉襟見肘地對事物套用生硬抽象的律則,而能輕巧地洞見事物身上那些不合規律的具體差異 —— 牽扯不清的模糊界線,才是生命如實完整的輪廓,而對尷尬的考察與對曖昧的訓詁,正是去掌握不同事物在不同的複雜脈絡中、幽微曲折地開展的真實原貌。歧義是種面對複雜難解時的優雅姿態,它既被關連到事物的真實原貌,自然也關連到對多元的尊重。是故,歧義在我們這個時代,既是知識上的、也是實踐上的基本信念。

濃霧瀰漫的仙愁峽中有許多緊附於日常之上的奇觀;這句話說來有點矛盾。按理講,只要是日常景象,就不會是奇觀;是奇觀,也就不太日常。但是在我們身邊,日常與奇觀的界線,常常很模糊,在許多情況下,二者互相滲透。它讓人五味雜陳,因為我們未必真的無感,而是無奈,知道狀況還會持續很久很久,甚至隱隱瞭然,事情終究會以某種方式影響我們。正如跟異獸共處一室久了,若還想健康地活著,某個部分的你勢必也會有點扭曲。所以我們不妨藉由這虛擬空間,胡思亂想得說點什麼、寫些什麼。就像 Speaking of Which... 你不知道下一刻會想到什麼?會寫道哪裏?會說到哪裏?